用户名 密码
注册 济南在线欢迎您!!!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您所在位置> 科技 > 正文

“退而不休”的马云,和准备了十年的隐退计划

2019-09-10 10:14:16来源:钛媒体 繁体中文 打印 关闭
字号:T|T

  文/谢康玉

  今天是教师节,也是马云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一天。如投身公益的李嘉诚、变身探险家的王石一般,“乡村教师代言人”马云也终于交出了接力棒,要继续当回马老师了。

  从六年前卸任里巴巴CEO,到去年宣布卸任董事局主席,马云的每一次卸任都会成为业内的话题与谈资,今年以来,业内就开始为马云的卸任倒数,马云每一次出现,新闻标题上都会出现马云退休倒数XX天的字样。

  不过马云一直在强调,不当董事长了,并不等于不创业了,也不等于退休,“我不会停止下来,我觉得阿里巴巴它只是我梦想中的一个而已。我今天还很年轻,我还有很多地方没去折腾,还有很多事想做。”

  不同于很多公司遭遇的“没有二号人物”、创始人退休难的灵魂拷问,对于马云的卸任,业界已经有了一个共识,阿里没有马云也可以。

  “退而不休”的马云

  事实上,这也不是马云第一次“退休”,2006年,马云将阿里巴巴总裁的职务交给了卫哲,这被视作马云逐渐将权利交出去的开始,2013年的淘宝十周年庆典上,马云正式交出了阿里巴巴CEO的位置,在卸任演讲中他曾数次哽咽:“我以后不回来了,要回也回不来,因为我回来了也没什么用,你们会做得更好。”

  在当时,人们还会问,马云会再回来吗,毕竟在商界有很多退休后仍在幕后运筹帷幄,或是在企业危难关头杀回来的例子。

  如苹果的乔布斯、谷歌的Larry Page、雅虎的杨致远、搜狐的张朝阳、魅族的黄章等,近一点的就有去年刚退休一年又回来为中兴奔走的侯为贵,当时76岁的侯为贵拉着行李箱的背影,曾让不少人感慨万分。

  不过,马云所说的“退而不休”与上者有不小区别,一方面马云确实和他说过的那样,没有再回来,一步步退后;另一方面,在交出CEO和宣布卸任董事局主席后的这些年,马云也确实没闲着。

  虽然阿里如今对外的发言人已换成张勇,但马云依然是阿里的一张名片,在宣布卸任阿里董事会主席的这一年,马云依然频繁现身国内外各种大会论坛,行程密集程度不亚于宣布卸任前。

  据钛媒体不完全统计,仅上个月马云就出现在了包括人工智能大会、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在内的6个活动上,过去一年在公开场合出现了超过二十次。

  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些年,马云更多的是在忙着去各处“布道”阿里的价值观,对于具体的公司业务,他已不再插手,一步步抽离,外界也在这些年一点点习惯了没有马云的阿里。

  去年年初,阿里以8.66 亿美元投资ofo,当被问及这起投资时,马云却说他并不知情,“我们投资了ofo吗?那可能金额不多吧,这种事张勇可能会比较清楚。我从2012年就讲过,我要学会怎么当董事长,我不该去干涉这些事儿”。

  如果说早几年谈起阿里,还只知马云不知张勇,那么这些年的大部分时候,则变成了只见张勇不见马云。在前年双十一,当所有人都在台下等着每年例行的马云压轴发言环节时,最后走上台的却是张勇,马云只默默的坐在会场第一排听着,并未上台。

  准备了十年的退休计划

  为放手的这一天,马云准备了差不多十年。

  2009年阿里巴巴十八罗汉辞去创始人身份,以合伙人的身份重新“返聘”;2010年,阿里确定了合伙人协议,在当年取名为“湖畔合伙人”,并开始试运行合伙人制度;2013年,阿里正式对外公布合伙人制度。

  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曾在2014年公开撰文阐释过阿里巴巴建立合伙人制度的思考:“不少优秀的公司在创始人离开后,迅速衰落,但同样也有不少成功的创始人犯下致命的错误。我们最终设定的机制,就是用合伙人取代创始人。道理非常简单:一群志同道合的合伙人,比一两个创始人更有可能把优秀的文化持久地传承,发扬。”

  作为阿里的最高权力中枢,合伙人拥有多项权利,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对董事会成员的提名和任命权。

  阿里合伙人拥有董事会成员50%的提名权,提名不通过,合伙人有权指定临时过渡董事来补缺,直到通过为止,此外,想要修改有关合伙人提名权的相关条款,需要在股东大会上获得95%到场股东或委托投票股东的同意。

  这一套机制保证了核心创始人和管理层对董事会的控制,进而把控住公司的决策权,最终的目的就是解决马云所说的“创新力问题、领导人传承问题、未来担当力问题、文化传承问题”。

  而全员持股是合伙人制度得以能实施的前提,全员持股计划是阿里在成立之初便推行的。

  具体来说,就是满足一定条件的阿巴员工,都有资格持有一定数量或比例的阿里股份,这项激励措施使得员工可以从公司的发展中获得红利,从而不断的招揽优秀人才加入。而想要成为合伙人的一个前提条件就是,持有阿里一定数量的股份。

  在合伙人之上还设有合伙人委员会,目前由马云、蔡崇信、彭蕾、张勇、井贤栋5人组成,委员会一来负责合伙人的选举,二来提议阿里高管的年度奖金分配。也就是说,公司大事依然是由这几位“长老”来决策。

  合伙人每年会进行一次选举,在离开阿里巴巴集团公司、关联公司或年满60岁即自动退休,但作为永久合伙人的马云和蔡崇信则是例外,也就是说,即使马云不再在阿里担任任何职务,但依然对公司保有控制权。

  目前,阿里的合伙人已增至38人,其中既有张勇等这些陪伴阿里多年的股肱之臣,也不乏很多年轻高管,比如今年新增的两位80后合伙人:淘宝总裁蒋凡、阿里云技术研发负责人蒋江伟。

  按照马云的构想,阿里巴巴合伙人中有三个梯队,最年轻一波负责一线业务的落地与创新,以张勇为代表的核心高管团队负责公司的战略制定,而马云这些“长老”级的高管则放手一线,更多把精力放在人才培养、文化传承等宏观层面。

  美国《财富》杂志中文版主编周展宏这样评价阿里合伙人制度,这种依靠集体智慧来对抗“丛林法则”竞争压力的关键在于由“三代人”组成的合伙人团队

  声明:济南在线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
  • 编辑:刘华

热点播报

图片报道

综合

科技综合